從日月潭回來,已經過了兩個禮拜.  Ray小鳥發炎的情況已完全康復.  趁著Ray沒有再度發炎或者被傳染感冒之前,我決定再幫他掛一次馬偕醫院小兒外科主任-王念陸醫生的門診. 

Ray洗澡s.JPG  

其實早在Ray就讀幼稚園小班時,就已和王醫生預約過要做切割包皮手術的門診,不料手術當天Ray又感冒(因手術必須全身麻醉,幼童患者不可有呼吸道感冒現象,以免增加手術後恢復之風險)所以臨時取消.  之後,忙起其他事來,所以切割包皮手術又被耽擱下來... 

 

其實對於Ray該不該挨這一刀,當媽媽的我,也做過很多的考量.  我從來不會有因為要趕流行,或者想學美國小孩一出生就必須割包皮的觀念.  因為我所認識的男生,不管是父親,弟弟,甚至老公…都沒有聽說過他們因為不割包皮而感到不舒服或者不方便的地方.  甚至查詢過各大醫院網站上的衛教宣導

http://www.mmh.org.tw/division/mmh51/article/ClassE/23.htm

http://www.mmh.org.tw/taitam/ped_su/ped_su05_15.html

http://homepage.vghtpe.gov.tw/~peds/opd/phimosis.htm

http://homepage8.seed.net.tw/web@5/docthct/011.htm

http://805.mnd.gov.tw/index.php?module=HealthInfo&action=health1_show&sn=179

http://www.tygh.gov.tw/releaseRedirect.do?unitID=1&pageID=1644

 

都是告訴大家:

包皮不是多餘而會惹麻煩的皮膚,它不會製造汙垢,也不會限制龜頭生長,它只是保護龜頭而已。
只有下列情況才須於兒童期施行包皮手術:
1.
包皮炎或龜頭炎:必先處理發炎,等急性期過後才能手術。
2.
包皮的開口過小,當便溺時包皮會出現球狀膨起,尿液解完後仍會慢慢滴出,此時手術可以減少泌尿道感染機會。
3.
有時包皮回縮到龜頭溝後方,卡得太緊而無法拉回到原來的位置,因而充血,形成一個腫環,很容易造成潰瘍,此時要在麻醉下立刻將包皮復位,並等消腫後早期割除。
4.
如果包皮反覆紅腫、疼痛,是因便溺後殘餘的尿積在包皮內,宜將包皮退出清洗,保持清潔,等青春期之後再進行包皮環狀切割術即可,只有經常發炎才需進行手術切除。

(以上咖啡色字體節錄自馬偕紀念醫院小兒外科之衛教天地-“包皮知多少”)

 

而我們家的Ray先是在兩歲時被協和婦女醫院林鳳華醫師發現他的包皮沒有開,她建議我去仁愛醫院江泰平外科醫生做進一步檢查而江醫生是直接要以手術解決這個包皮沒有開的問題當時因為Ray還沒有發生小鳥發炎現象,所以外子和我決定再觀察看看

 

爾後,Ray漸漸長大,光光兩歲半至四歲半之間,平均每年就發生四次以上小鳥痛痛(感染發炎)的情況而到曾俊睿小兒科診所就醫即便曾醫師也是建議Ray去動手術,因為感染發炎現象太頻繁可是,之前都沒有像在日月潭時發生的腫漲現象那麼嚴重,往往吃過兩,三天的抗生素和塗抹藥膏也就痊癒了所以即使錯過了和馬偕醫院的王念陸醫生的第一次手術約診,也並不積極地再約第二次. 

 

這一次和王念陸醫生約診後,一邊用手機和外子商量,就立刻決定翌日早上Dec. 29, 2010動手術.  Ray當天表現的很勇敢,因他一直以為媽咪帶他去動“手術”,而不是“開刀”(他聽到“開刀”就會害怕).  因媽咪跟他解釋:“手術”就是要換上綠色的寬鬆衣服和帽子,之後護士阿姨帶你進去一個沒有細菌的房間,有醫生為你戴上很酷的呼吸面罩,很像英勇的消防隊員戴的那一種,然後你就會睡著.  等你睡飽醒過來,你就會看到媽咪坐在床邊握住你的小手.  這樣手術就完成了,我們就可以回家.  Ray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繼續央求我在候診處唸故事書給他聽.

 

雖然是約早上九點到醫院報到,但是真正進入手術房是在下午十二點半.  期間王醫生還來跟我們道歉說: 因為上一位病患發生突發狀況,所以延誤到Ray手術的時間.  還好當天的Ray也不會因為空腹太久(不能飲食)而哭鬧.

 

約莫下午兩點半,Ray已完成手術. 我靜靜地坐在床邊,專心凝視著尚未甦醒的他,等Ray又睡了15分鐘後,才輕聲喚他的名字.  因為麻藥還沒完全退去,所以他尚未感覺到小鳥手術後的疼痛,只是傻呼呼地問我: “媽媽,我們回家睡就好了,不用在這裡睡.”

 

護士在床邊跟我解釋了如何做術後護理及注意事項後,接著付完醫療費用,就可以離開了.  雖然只是切割包皮的小手術,不需住院.  但我心想,等麻藥消退後,才是Ray疼痛噩夢的開始吧!

睡s.jpg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