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菜的一雙巧手,也許是我學不來的…

但是為你做一頓熱騰騰飯菜的心,卻是不用學就一直存在的.

洗米s.jpg     

昨天的晚餐, Ashley吵著要吃麵,但是Ray想要吃飯. 

 

所以為了讓寶貝們來的及在7:00PM以前用餐, 我在6:00PM按下電子鍋煮白飯(因Ashley今天有律動課,所以5:50PM才回到家),將咖哩雞肉料理包倒在碗裡,用大同電鍋蒸熱.  利用空檔,先把一盤蓮霧和一盤奇異果切洗好.  另一方面,把有機小白菜切細洗好備著.  在爐台上燒一鍋煮湯麵的水,依序放入蕃茄,紅蘿蔔,小玉米,魚板,餛飩和蛋做為麵的湯底.  然後,加入細麵條和小白菜.  Ashley愛吃 “什麼都加”的清湯麵便完成了.

 

接著,再捉一把小白菜燙熟撈起盛盤,煎一顆Ray喜愛的荷包蛋放在剛煮好的白飯旁邊,並在盤子上淋上有紅蘿蔔和馬鈴薯的咖哩雞肉.  Ray的配湯是昨晚剩的白蘿蔔排骨湯. 

 

當Ashley和Ray在餐廳吃著晚餐,一邊用童言童語說著: “媽媽煮的飯飯麵麵好好吃喔!  有好多種顏色.”  看著他們一口一口地吃光光,心中充滿了滿足的喜悅.

Ray用餐1s.jpg   Ashley用餐1s.jpg   

對我而言, 讓我心甘情願地為你做一頓飯是對愛的表現. 

 

其實,我一直是個不很會做菜的女人.  從小到大,因為有個很會做菜的媽媽,所以可以說是沒進過廚房.  一直到了赴美唸書時,為了節省開銷,便開始學著自己煮食.   記得姊姊曾派給我一個最簡單的任務 ­ 煮西米露.  “只要用水煮熟,再加些糖即可.” 姊姊交代好後,便出門去上課.  等她下課回來時,看到鍋子裡的西米露,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我們要喝的西米露甜湯呢? 怎麼變成硬梆梆的派了?雖然爾後廚藝有些進步,但也僅只於能吃, 還稱不上道地的好吃.

 

猶記訂婚後,外子和我合租一間公寓,因為當時美國的公寓,房租包含了水電.  所以對於仍在上班的我們來說,即便回家已經很晚了,我還是會下廚做些簡單的東西. 

 

可是,日子久了,因為聽不到外子對我為他煮飯這件事,有任何的感謝或是讚美之意 (當然也沒有嫌棄之意),我便漸漸地懶得為了他煮頓飯. (殊不知,當了全職媽媽之後的我,本來都會煮兩頓晚餐的,一頓是在6:00PM~7:00PM左右,為兒女而煮; 另一頓是在8:00PM~9:00PM之間,為丈夫而煮.  為了只是想讓他們吃到熱騰騰的飯菜.)

  

而今和長輩們週末的相聚,我能體會到她們心甘情願地為自己子孫做一桌好菜的那份愛與關懷.  相對地,現在的我因為能體會做菜的辛苦,也會希望婆婆和媽媽別在廚房站那麼久,讓我們當晚輩的請(帶)您出去吃頓飯,好嗎?

年菜2011s.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 House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