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虎媽的戰歌”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22732017425一書,感覺很有趣.

Ashley&Ray66s.jpg   

 

而我,永遠也當不了像她那樣有紀律,而且嚴格的媽媽.  其實我看教養書,並不是想要從書中找到教養的正確答案.  也不表示我百分之百贊同某位作者的想法或意見.  事實上,看書舒壓的成份就佔了95%,而自己本身就愛亂翻書. 

 

我的觀念是-
孩子想學習時,我不會阻止她他,也不會捨不得花錢讓她他學.  相對地,當孩子不想學時,我也不會逼她他我認為每個孩子在不同年齡階段都有她他的優缺點,我也只能告知孩子: 對事的反應,對人的想法可以很多樣...等等.  至於她他聽不聽得懂?  又願不願意受教?  就不是我可以控制的範圍了.

 

像Ashley在讀幼稚園中班時,就自己要求參加珠心算,繪畫,陶土,圍棋,英文閱讀,游泳我硬是刪掉了兩個(圍棋和英文閱讀),因為我也去陪讀試上,覺得老師不適任好運的是當時才藝課都會先給一堂免費試上課程不過一般是不給家長陪上,是我很番啦.

 

等Ashley到了另一所雙語幼稚園又吵著要去上律動課,也是她自己要求的,即使留到6:00PM才回家,她也很開心至於鋼琴課,是我們大人帶小孩去上YAMAHA體驗課,她他覺得想要,就繼續學下去往後不想學也OK(所以我們一直不敢買鋼琴,只買了一台二手的電子琴供Ashley和Ray練習而已).  我從來不曾要求Ashley和Ray成為音樂家,我只是要她他體會到雙手並用的樂趣,享受玩樂器時的快樂,懂得欣賞樂曲的美好.  而我自認為彈琴是練練小肌肉,手,眼,腦並用,不錯的方法之一.

Ashley 舞蹈課s.jpg   
  

 

TreeHouse英文課,也是Ashley要求要跟Kim老師(一位南非籍的女老師)繼續學下去,我才讓她去上.  不然,光接送她到台北市上公立小學,還有Ray幼稚園學校來回,就夠忙了,還得外加接送Ashley上TreeHouse英文課(升小學後就沒娃娃車了).  我並不是頭殼壞了啊~

 
Ashley66s.jpg

 

婆婆以為我對Ashley比較好,其實我覺得學習要有意願, 否則沒成效.  我也問過Ray,也讓他去免費試上過幼稚園的各種才藝課,而他只對陶土有興趣(最近因為老師誇獎他,他也開始學珠心算),所以也就沒逼他學其它的.  至於要不要去雙語幼稚園上大班,他也去過三次了,也不想轉學校.  所以就照他的意思,快樂玩耍就好了!

我不會像我婆婆,在一天內用威脅加利誘的問句,一直叫Ray轉學好像大班不跟外師學英文,英文就會毀了似的也不會硬要改變Ray是左撇子的事實(不知為何我的爸爸,媽媽及婆婆對於Ray用左手吃飯及書寫一事視為人生的ㄧ大瑕疵?).  有一回Ray問婆婆:“阿嬤,妳看我畫的恐龍好不好看?”  婆婆回答:“如果你是用左手畫的,我就不要看.”

有那麼嚴重嗎?”  我心裡納悶著.


Ray66s.jpg  

 

唉~就讓我背負著懶惰媽媽的罪名,反正孩子們高興學習就好對我來說,教會孩子學習待人處世,應對進退,才是最重要,也是最艱難的人生課題吧!

 

 

以下是網路上發現的好文章,我也期許自己能像吳季剛的母親一樣,當個能夠讓小孩快樂做自己的媽咪.

 

栽培他的天賦,也栽培他的視野

 

站在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裡,看著兒子吳季剛為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設計的晚禮服,陳美雲心中有無限的感動。二十多年來,面對著兩個截然不同的孩子,自稱只是個平凡家庭主婦的陳美雲,卻進行了一場很不平凡的教育實驗。

在那博物館裡,那件衣服展示的空間最大,整個電視螢幕不斷的播放吳季剛跟蜜雪兒見面的過程。「我覺得這種榮耀不是剎那,而是永恆的,因為世世代代都會放在那裡。」

陪著兒子一路走來,陳美雲知道,這榮耀的背後,有多少的努力與不為人知的辛酸。從小愛玩洋娃娃的吳季剛,曾因親友的嘲弄而傷心落淚;念大學時為了舉辦服裝秀,在紐約的酒吧門口為客人掛了兩年衣服,只為了熟悉經常來此的服裝界名流。即使成名之後,吳季剛仍每天辛勤工作一、二十個小時。

因為吳季剛的與眾不同,也曾帶給陳美雲許多壓力。別人說這母親真怪,男孩子玩娃娃,不但不禁止,還到處託人幫他蒐集。吳季剛不在乎讀書、考試,一心只想順著自己的興趣。陳美雲雖盡力發展他的天賦,卻也在關鍵時刻堅持,要吳季剛把該有的教育完成,「因為教育會讓人有新的知識新的想法進來如果都只在做一件事你的思想就會空掉不夠寬廣,」陳美雲殷殷告誡兒子。

當吳季剛因為蜜雪兒穿上他設計的禮服一夜成名,陳美雲要吳季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好好謝謝他的哥哥。因為陳美雲很清楚,「如果不是哥哥這麼按部就班、容易帶,我沒那麼多時間搞你這個小孩,你要謝謝哥哥,」她對吳季剛說。

二十多年來,面對著兩個截然不同的孩子,自稱只是個平凡家庭主婦的陳美雲,卻進行了一場很不平凡的教育實驗。

 

陳美雲談兒子吳季剛

Jason(吳季剛)從小就跟其他的小孩不一樣,他不太願意接受傳統的規範。這在二十多年前,整個大環境還是很保守的氣氛下,對我是很大的挑戰。我還有一個大一點的孩子,心裡就會設定老大走過的路,好像老二也該跟著走。但事實上,我發現有很大的差異。

老大念的是中規中矩的幼稚園,我帶Jason 去參觀,他就跟我說:「媽媽,我不喜歡這個學校。」這學校就是要穿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一進去就要學寫字、讀書。

Jason 要上幼稚園的時候,剛好有個朋友告訴我,在內湖有家森林幼稚園,我可以去看看。我帶 Jason 去那個學校,他非常喜歡,因為那裡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整個環境就像是一座森林。裡面的孩子都很快樂,每天剪啊、畫啊、寫啊。

後來我想把弟弟跟哥哥放在同一所學校,我比較方便。我帶弟弟去看哥哥學校,不行;帶哥哥去看弟弟學校,也是不行。哥哥覺得髒兮兮的,他不習慣。我只好各自讓他們讀喜歡的學校,他們都滿快樂的。

我一直在想,多久我才能證實,自由開放的教育跟傳統的教育,到底哪一個才是好的?一、二十年下來,我得到的答案是:適合這個孩子的方式、環境,就是好的。因為你把一個很有想法的孩子放在很呆板的教育,他不一定能快樂、加分。如果你把一個比較傳統的孩子放到任何學習都要開放、自己去思考的環境,他不見得會做得很好。

 

只愛藝術,不在乎功課

Jason 小學時我跟他講:「你可不可以把成績考好一點?」他就說:「我不覺得一定要像哥哥一樣每天都考一百分,如果他考了九十九分,他就會有失敗的感覺。那我考八十幾分,我每天都有二十分進步的空間。」

我發現再逼 Jason 也是一樣,但還是給他一個標準,不能太離譜,以國外標準來說,就是至少有個B。

老大初一念完,我們就出國了。

因為我發現 Jason 有很多跟人家不一樣的想法跟動作。比如他從小不玩小汽車,也不愛看卡通;他從小就愛玩娃娃,喜歡看平劇、時尚展。後來我才知道,他喜歡看平劇是因為那些衣服很美,那些線條、佩飾他很喜歡。他很喜歡藝術,但對功課不會要求。那時候台灣的國中有放牛班,我就很擔心,跟我先生講:「Jason 也沒這麼笨,他各種發展都不錯,如果到了中學,因為功課不好被編到放牛班,會影響他心理的成長。還是找機會出國,讓他們有機會去學習新的東西,在語言方面多一些能力,不一定只有念書的路。」

 

孩子的堅持與母親的堅持

我在 Jason 身上看到一個很大的特質,就是他很堅持。

他從幼稚園開始,捏捏弄弄的能力就很好。他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得到日本紙黏土的教授資格。在日本,平均五十五歲才能拿到這證照。在學紙黏土的當中,他同時跟著教他聖經故事的老師學裁縫,因為老師發現 Jason 念聖經時不專心,一直在畫畫。老師就問他:「你在畫什麼?」他說:「我長大要做設計師。」老師就說:「做設計師需要有人指導。這樣吧,你乖乖念聖經,我每個星期撥一天來專門教你畫畫,因為我是學服裝設計的。」

後來老師真的每星期一天來教他念聖經,一天來教他服裝設計。

可是不到一年,老師就說他的東西全部被Jason 學完了。「他有天分,你應該請更高明的 老師來教他。」因為這位傳教士的一句話,我就去加拿大最好的設計學校Granville Island Design School 找老師。他一路上都很幸運,常遇到貴人。

到了中學以後,他跟一般孩子都不一樣,幾乎都在工作。他自己做娃娃上網賣,第一筆生意就被騙了,東西寄去卻沒收到錢。他再次上網賣娃娃,就學會請人先把尾款寄來,他用尾款去買布。

Jason 在美國念高中的時候,有個機會可以去法國當交換學生,但他不是那麼想去,因為當時他在美國已經有工作。我就跟他講:「你這工作的目標太小了,你要看遠一點,你去歐洲看看不同的東西會更有感覺。」後來他去了法國,去了之後很喜歡,因為那裡有很多東西可以看。

我覺得孩子的天分是要培養的可是在培養天分的同時孩子的基礎教育也一定要有Jason 很小就跟我講,他不需要念太多東西,可是我跟他說:「我不認同,大學畢業是最基本的。我不要求你考第一名或一百分,但基本的學歷、知識、能力一定要有,這樣才不會變成一個只是會縫、會做,卻沒有學問的工人。」

 

奇蹟背後的真相

蜜雪兒的事件就像是奇蹟一樣,但背後Jason 真的努力了很久。他到了紐約學設計,想要做一場職業秀,可是他在紐約沒有人脈。於是他想到一個辦法,他找到一家流行服飾界人常去的酒吧,他就去那邊打工,星期五、六的晚上就坐在門口幫人家掛衣服。第二年的時候,老闆覺得他很不錯,就讓他進去收盤子、幫客人點菜,後來他就愈來愈認識這些人,建立了一些人脈。

他第一次在紐約辦服裝秀的時候,把我們嚇了一跳,因為他是在紐約的職業秀場作秀,非常難得。當時他才大學四年級,即將畢業,但因為忙著籌備服裝秀,沒有繳交畢業作品,所以沒有拿到畢業證書。為了這件事情,我跟他不愉快很長一段時間,但他給了我一個理由,他說:「媽媽,我們學校有一個魔咒,出名的都不會畢業。我一定要比同年齡的人更早讓人看到,所以我要在畢業當季作秀。請你原諒我沒有畢業,但有一天,我會讓學校還我一張畢業證書。」蜜雪兒的事情發生後,學校都對外宣稱 Jason 是他們學校畢業的,其實他並沒有拿到畢業證書。

我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覺得他膽識很夠,不懂得害怕。我跟我先生一直都是很緊張,但 Jason 每個步驟都很認真在做。

我自己也是從 Jason 小時候就受到很多壓力,因為每個人都覺得我是怪人,怎麼小男生要學這些東西你一點都不生氣,還在幫他?

記得在加拿大時,家裡擺了Jason 的娃娃作品,有次台灣來的朋友看到就說:「家裡沒女兒,怎麼都是娃娃?」那一次,我看到 Jason 掉淚。為了不讓他再受傷害,我們花了大筆錢,重新裝潢地下室,讓他把作品和工具都移到地下室。他就不必受人嘲弄,他在那裡很開心。

我後來想通一件事:孩子所學的東西,如果不是他喜歡的,他永遠不會快樂,就沒有成就感,那我是不是要揹他一輩子?與其這樣,不如讓他學他自己想做的,他舒服,我也舒服。

Jason 後來曾跟我說過一句話,讓我很感動,他跟我說:「謝謝你,媽媽,讓我可以做我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 House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